舞铃剧场 海洋庆典 - 华宝艺术网马来西亚专访
专访 : 谢玉琴
摄影 : Esmond
【表演】在台湾舞铃剧场艺术总监刘乐群的创作下,传统的扯铃就如吸入了宇宙的巨大能量,摇身一变成为神奇扯铃!赴一场《2017 海洋庆典》,你将感受不一样的表演艺术新体验。
“ 舞铃剧场 ” 的官方介绍这么写着:
1986 年,一群年轻表演艺术家以扯铃为圆心,剧场创意为半径,开始探索一个全新的表演型式,并带领观众进入舞铃剧场超越想像的舞台世界。从台北国家戏剧院、纽约林肯中心、加拿大蜂鸟剧院、日本爱知博览会、上海世界博览会台湾馆开幕到台北国际花卉博览会,超过 30 个国家、3000 场的演出,舞铃依然朝着最初的梦想前进,和世界各地不同语言文化的观众,一起分享相同的快乐与感动。
他们今年的重头戏,是以 “ 海洋世界 ” 为主题的《海洋庆典》即将登陆马来西亚舞台。
《海洋庆典》阐述海平面上的第一道曙光出现,海洋女神的歌声划破黎明,人鱼在金黄色的海面上跳跃飞舞,一胖一瘦的小丑鱼,自由穿梭于观众和舞台空间,风起云涌,如电光火石,掀起阵阵浪涛,潜入深蓝海底的水舞,热带鱼在其中穿梭追逐。结合视觉与听觉的流动艺术图腾,舞铃演员将引领观众进入充满想象的美丽新世界,感受不一样的扯铃新体验。
由马来西亚活动策划公司 Mega Ultimate 与台湾舞铃剧场联手呈现的马来西亚站《海洋庆典》,定于 2017 年 3 月 11 日(星期六)在吉隆坡旧古仔路的巨星剧场(Mega Star Arena)上演。这也是舞铃剧场在大马的第一场演出,《华宝艺术网》有幸获邀成为媒体合作伙伴。
舞铃剧场在台湾已有 30 年历史,除了演出,也涉及教学,乃至自行设计及生产扯铃,并已于去年在马来西亚设立分团。其艺术总监刘乐群老师更直言,他希望在这两三年里,把大马的舞铃团队带起来。
“ 马来西亚是一个很有发展潜力的地方,尤其是附近还有泰国、新加坡和印尼,如果这个团队好好发展,我们还可以延伸到更多地方。或许一开始会很困难,就像我们初期要招募人才都很不容易,不过这一切就当作是一个新的挑战。我希望大马未来可以培养出一支具备专业演出水平的团队、并且涵盖了舞台技术、研发、行政及行销的团队,致力提升演出节目的品质。”
据悉,马来西亚是舞铃在台湾以外第一个落足的国家。
刘老师透露:“ 2000 年我在台湾举办大型的国际扯铃大赛,那时有大马的朋友来参加,我发现他们很有才华,表演很有趣,我非常注意他们,所以就开始与他们交流。去年我参加大马陈子煜教练的交流营,他主动跟我提起,希望可以再次提升大马的扯铃表演。”
就这样,他与大马结了缘。目前,舞铃马来西亚的专职团员已有 10 位。“ 这次的海洋庆典,我们将动用台湾和马来西亚二十多位的表演者和近20位舞台技术工作人员,届时大马和台湾的表演者将一起演出。”
刘老师说,在舞铃剧场,团员必须是全方位的,除了精通舞蹈,还要学体操、上音乐课、舞台表演等相关的训练课程。而他也表示,无论扯铃或舞铃,表演者确是需要一些天分,但最重要还是要具备毅力。
“ 这些团员在专业的舞台上不只是扯铃,他们还要对舞台有基本概念,比如说要学会走位等。他们的技术要掌握得好,同时愿意好好学习,才能熟练地同时进行舞铃的演出。” 而由于他发现大马的小朋友扯铃过于注重技术,因此加强了他倚重教学的决心,开始了马来西亚律动舞铃的教学之路。
刘老师花了 10 年的时间来研究舞铃,将扯铃和舞蹈巧妙地融合在一个舞者身上,其 “ 舞铃之路 ” 当然也遇过风雨,但他学会将危机变成转机,再与团员一起并肩前行。
“ 还记得舞铃在台北国家剧院成功演完后,知名度开始起飞。在那个过程之后,舞铃的团员长大了,有些已经 20 多岁了,他们有些就这样离职走了。当时的我一直不解,后来慢慢的知道团员要的不只是舞台上的成就感,因为当他们把舞铃当作是长期工作的时候,除了舞台上的成就感,他们可能会想到的更多?” 其实他们的离职让我很受伤,于是我开始反省,找出解决方案。”
他坦言,台湾团员离职的事,对他在马来西亚成立公司帮助很大,“ 第一,新团员一进来,我就会告诉他们说这是一个可以让你们学习和工作的团队,不但有合约保障,同时让他们知道这里是可以安心工作和发展的地方。”
“ 我们的演出行程目前已排到 2018 年了,包括即将在台湾国家流行艺术中心首演奇幻旅程,这座艺术中心是台湾顶尖的表演艺术殿堂,即将在2018年正式启用,很高兴我们的合作计划已落实,舞铃获邀成为该艺术中心首演的项目。”
刘老师表示,当很多人做同样的事时,他不会觉得是竞争,唯一担心的是,是否还有多少往上提升的空间。“ 每个人对艺术的认知不一样,我想把艺术的美好透过舞铃表演传达给观众。”
历史悠久的 “ 扯铃 ” 又称为“ 空竹 ” ,是中国古老的技艺之一,它一动起来就会 “ 嗡嗡 ” 作响,当一排人扯铃时,彷佛就像千百只蜜蜂在旋转飞舞,形成一种井然有序的忙碌,让观赏者看得目瞪口呆,同时击掌叫绝。
来自台湾的刘乐群老师是舞铃剧场的艺术总监,他也是将扯铃演变成 “ 舞铃 ” 的灵魂人物。顾名思义,舞铃结合了舞蹈和扯铃,表演者一边扯铃一边如同舞者跳舞般的演出,形成一幕幕赏心悦目的景致,令人血液充满了欢欣的澎湃!
“ 我本来对扯铃一窍不通,机缘巧合下我接触了它,没有抗拒,欣然接受。” 没想到胸怀打开后,原为数学教师的刘乐群老师也为自己打开了人生的大门,并精心创造了舞铃这个绝活,一路走到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舞铃剧场的中心点是扯铃,也是一个集合扯铃、舞蹈、音乐、灯光、视觉、美术等元素的全方位演出。
虽然扯铃在舞铃表演里是很重要的元素,但在 90 分钟的演出中,不是每一分钟都在扯铃,演出中融合了各种不同的艺术元素,像是现场的歌手和乐手,空中和地面各种不同项目的演出者和铃舞者一起互动,加上不同的音乐作曲家和舞台视觉艺术家的加入,形成了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舞铃演出。”
对于舞铃表演,刘老师非常重视 “ 快乐 ” 二字。“ 看完表演会不会很开心?这是我对舞铃的期许,而我一直是希望可以创作出有艺术价值又令人感动的节目,和全世界的观众一起分享快乐。”
他表示,舞铃是连接我们想象的一个媒介,其宗旨是分享快乐,由心而发的快乐!“ 这个快乐是没有言语的,我不需要去说笑话给你听,因为舞铃是不说话的,当你看了舞铃的演出之后,心里会有满满的开心和感动,这是跨越与语言和文化的一种艺术能量。”
“ 此外,舞铃的第二个核心价值是看見人与艺术的真善美,艺术有时候可以放在艺术馆里面,但是也许没有人看得懂,因此我希望舞铃的艺术美是大家看得懂的。所以我们在表演上讲究很多东西,它也是艺术家作品的整合。”
为了创造独树一帜的舞铃,刘老师也在扯铃上下了不少功夫,将传统的扯铃重新改造,甚至还会配合不同的剧情而 “ 变色 ”,让舞台上省却大量的备用扯铃道具。
“ 比如说现在需要所有扯铃呈现出一片蓝色,那么统一的蓝色就会出来,接下来若需要红色,同一个扯铃也可以 ‘ 变 ’ 成红色。为了这类同时不宜摔坏及不会造成受伤流血的扯铃,我还特地去找工业设计的人帮忙。”
他声称,要做出符合舞铃专业演出标准的扯铃相当困难!
不知不觉,舞铃已有 30 岁!那么现在是否还有人对舞铃存有误解或刻板印象?
“ 这样的情况已经好很多了,但毕竟扯铃 1000 多年了,这么久的时间,你要人家一下子改变它的印象,我觉得不太容易,但是舞铃在台湾发展了 30 年,在很多国际场合演出曝光,相信大家对舞铃已有较深刻的印象了。”
但刘老师也坦言,舞铃到了这个阶段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克服,毕竟艺术的市场比较小。刚开始的阶段很好玩,没什么压力,过后就必须面对接踵而来的挑战。
当 “ 扯铃 ” 从小朋友的玩具发展成杂技表演,如今在台湾舞铃剧场创办人刘乐群的研发下,传统的扯铃就如吸入了宇宙的巨大能量,摇身一变成为神奇扯铃!
它不但没有杀伤力,还可以旋转得更持久、“ 飞 ” 得更平顺,在暗处旋转时还会发出迷人光彩 …… 它转呀转的,把你我的世界转出缤纷美丽的景致,非常吸睛,也非常疗愈。
而透过刘乐群老师针对扯铃由来与演化的剖析以及制作扯铃的心得,即可验证其对扯铃文化的贡献与珍爱。
扯铃是源自中国北方的一种玩具,也是小朋友的玩具之一,至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。我个人认为,扯铃并没有所谓的好与坏,很早很早以前,它的结构就是两个轮子再加上一个轴心,透过两根木棒和一根绳子将它给转动起来。它基本上是一种玩具,只要它有一个可以玩耍的功能,那么它就是扯铃了。
当扯铃发展到后来,扯铃不再只是一个玩具。当它被运用在表演上的时候,那么它就牵扯到更多方面,例如表演者在使用它的时候,是不是安全的;练习的时候,它会不会伤害到人;它在飞行的时候,是不是很稳定?这个时候的扯铃,就不单单是可以旋转这么简单了,有时它还必须符合结构和流体力学的原理才行。
无疑,扯铃的安全度是很重要的,因为它关系到抛接,如果这个扯铃碰到别人或表演者本身的时候会造成伤害,那么这个扯铃就会很危险。在扯铃的设计上,它应该要符合飞行的需要,并且在它旋转的时候能够是否可以更为持久,飞行的时候能够更平顺,这是舞铃的舞者在表演或练习时相当在意的细节。
扯铃历史悠久,早期的扯铃有的是以竹子或木头制造而成,有的因为中间有孔隙,所以会发出声音。当扯铃传到西方去时,西方人对扯铃即产生另一种想法,他们把扯铃会发出声音的孔隙,改成类似铁碗的器具,好像是倒盖的碗合在一起的形状,因此扯铃有许多不同的形状。
舞铃剧场研发扯铃的最重要的原因是,要让每一个演出的铃舞者和创作艺术家,在表演、排练或是创作的时候,达到保护每个演出者的安全和动作要求,当时市面上的扯铃有塑胶和木头做的,这些扯铃在高速旋转并被抛到空中再掉到地上时,一般都会裂开。这时如果扯铃打到人,或者碰到表演者的身体,裂开的部分会像刀片在旋转,因此会伤害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舞铃剧场开始研发不同的扯铃,确保舞者可以安全地练习扯铃。我们研发的第一代扯铃,其外圈就是采用软性的材质,当它碰到身体的时候,不会像塑胶、木材等材质会伤害到身体,包括割伤或撞到受伤。
另外,我们在演出过程中发觉扯铃是需要有很好的旋转和飞行能力,市面上的扯铃在制造和设计上,只要符合小朋友玩的标准就够了,所以那些构造是比较简单的。我们研发的安全扯铃之外,我们也研发了培铃设计的扯铃,当这个东西加入之后,扯铃本来可以旋转 20 到 30 秒,但它大大地增加了扯铃的旋转时间,可能从 20 秒变成两分钟,甚至两分钟半。它的好处就是让表演者可以更自由地运用这样转速的时间进行表演,而不必一直为扯铃加速,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。
接着,我们也研发了会发光的扯铃,因为我们在演出的时候,有些舞蹈是舞者在黑暗中表演,在黑暗中,如果扯铃不会发光,那么舞者是不会被看到的。我们早期用的是荧光,让扯铃的铃片和铃身发光,后来我们更进一步运用比较现代的科技,它不但会自己发光,甚至还会变色。
刚接触设计扯铃的人,可能会认为制作一个扯铃很简单,不过是两个铃片和一个轴就可以了,后来我们开始设计之后,为了符合所有的演出或者是创作,或者是表演上的一些运用标准,第一个难题就来了!
我希望设计一个摔不坏的扯铃,一种摔到空中去时可能离地 8 或 10 公尺,连续摔 20 或 30 次都不能够有任何损伤的扯铃。后来我发觉这第一关非常困难,因为当时的材料,只有塑胶或木头的,它不可能摔下来毫发无损,大部分都会裂开。因此,當我邀请设计 3C 产品的朋友来帮忙,他们表示设计从桌子摔到地面的高度而不损坏的扯铃就很不错了,我的标准也太高了。
第一关,是要做一个耐用的扯铃,我们研究了非常多的材料和一些结构设计,让扯铃在飞行、旋转、抛到空中再掉到地面也不会损坏。然而,这么做却违背了所谓的商业原则。为什么商家没想到要做一个摔不坏的扯铃呢?要知道,因为扯铃被摔坏后,顾客可以再买新的扯铃呀!但是我们的设计目标刚好相反,我们希望设计一个很耐用的扯铃,可以让你用好多年都不会失去功能的扯铃。
此外,为了让扯铃持续旋转,我们的扯铃也要符合流体力学,它必须像是一个飞行的物体。所以它即使在一个表面的设计上,也要有很多的考量在里面。而在一个资源不太充裕的情况下,你要怎么样透过一个有限的表演者的经验或者是设计朋友的经验,去制造出一个最完美的形状?这个也是吃足很多苦头的部分。
最后是材料科学,我们后来设计的扯铃,有一个很有趣的概念叫 “ 外柔内刚 ”,也就是说表面层是柔软的,但是内部的材料是坚硬的。坚硬的部分能够稳住飞行和旋转过程,如果全部是软性材质,它会很不稳定,也许会发生各种事故。相反的,如果全部使用硬的材质,一旦它打到地面,结构就会裂开、坏掉或是伤到人。
我们在这方面的研究,确是花了很多的心思。
製作扯铃的每个部分都很关键,包括形状和重量。因为使用我们设计扯铃的使用对象,是专业的演出者,他们练习扯铃的时间可能会很长,所以过重的扯铃将会为手部造成负担,以致影响舞者的动作和表演。
扯铃的重量是以公克来计算,当一个人开始学扯铃的时候,他通常对扯铃的重量一点感觉也没有,因为他们可能只专注在怎么让它转起来,所以像这样的扯铃,就不必在意这么多的细节,当你在意太多细节的时候,你会发觉它不只是小孩子玩的玩具,而是结合了材料科学,甚至于是流体力学,还有其机械结构等概念在里面。
研发扯铃之后,我深深感觉到,如果要让扯铃从玩具跳脱变成是一个很精准的工具,让表演者也好,或者练习的人来使用时,它就像一个艺术创作。所以我认为,如果可以注重扯铃的内涵和细节,包括外观美学时,那它就是一个值得珍藏的艺术品。
扯铃不但有它的历史,尽管以前木头做的没有那么安全,但它有自己的时代背景,它不只是玩具,它背后还有很多故事,每一项历史文化记载都强化了它的艺术价值。


I want to buy TICKET! 我要購票!

CONTACT INFORMATION


Diabolo Dance Theatre & Hyperspin (Malaysia)

Tel. 03-8958 1150
Mail. malaysia@diabolodance.com

SOCIAL